竹叶青不青

至爱琰皇

明诚注视着明楼坐上汽车。

他享受这个过程。

看明楼一步一步走近,上车,就像是在看明楼一步步走进了自己的保护区。

明诚微微一笑,关上车门。

大哥,我会保护好你。

【楼诚】月也杯中,人也杯中



*明家日常

*中秋贺 @mimi剑雨秋霜

*流水账预警>_<


————

  

  忆对中秋丹桂丛,

  花也杯中,

  月也杯中,

  人也杯中。


————


  “阿诚哥!”


  明台溜进厨房,“今年吃什么月饼呀?”


  明诚刚把云腿和叉烧倒入锅中,一边翻炒一边抬头递给明台一个白眼,“小少爷不是吆喝着去年没吃到云腿月饼么?今年给你做。”


  “谢谢阿诚哥!”明台眉开眼笑,顺手拈起面前菜碟里的一片肉,叼进嘴里就要跑。


  结果被明诚一脚踹在屁股上,“洗手!”


  “哎哟!”明台回头瞪明诚一眼,“你中秋节还欺负人呀!我去告大姐!”


  明诚笑了,“你敢去告大姐,我马上把你那些破事儿都抖给大哥,看大哥怎么收拾你!”


  明台眼珠一转立刻认怂:“阿诚哥我错了。”


  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手拈起第二片肉,拔腿就跑。


  明诚懒得再踹,给云腿叉烧上了一层色,哼了一声,自顾嘟囔:“小东西,最不让人省心…”


  “怎么?那家伙又惹你了?”明楼从门口走进来。


  “他就没有哪一天不惹我,你呢?也打算进来惹我?”


  明楼一字笑开,眉眼含暖。


  “明楼不敢。”


  明诚便也抬眼笑了,眼里亮晶晶的,“大哥,我就快好了,大姐和明堂哥呢?”


  “他们说了一会儿话,明堂哥刚走,大姐正拆月饼呢。”明楼走近,贴着明诚的后背抱住他的腰,将鼻翼凑近到毛衣背心下的衬衫后领上。


  一年只有一个中秋节,明楼打算要浪漫浪漫,他早就准备了一肚子腹稿。


  “阿诚…”


  “月饼?!”明诚回头看他,“明堂哥带了月饼??”


  “啊??”明楼的腹稿被打断,有点懵,“对,好像是…云腿吧??”


  “云腿!!”


  明诚气得想扔勺子。


  “咳咳…”明镜故意咳了两声才进来。明楼识趣地乖乖自己站好,“大姐。”


  “明楼,你赶紧去把小桌子搬到楼顶,再搬四把椅子上去,让明台搭把手。”


  “好,我再把柜子里那瓶红酒拿上去。”


  大家乒乒乓乓一阵忙活,才算把东西都办好了,上了天台,明诚把酒打开都给倒上。


  举杯邀明月,共鉴团圆时,大家都是一饮而尽。


  “诶?阿诚你做的月饼呢?怎么没端上来?”


  明诚替明镜端过明堂送的月饼,“大姐,吃明堂哥的吧,他每回送的东西都是上品。”


  明台不乐意:“阿诚哥你怎么这样啊?我就等着你这一口呢!”明台丢下筷子就往楼下跑,“我去拿!”


  明镜立刻站起来跟上去瞧:“诶明台?明台!你慢点跑!”


  明楼笑睨明诚一眼:“没规矩,东西再好,自然也是要吃家里人做的。”


  明诚嘟囔,“我又不是故意的…”


  明楼敲一下他的脑袋:“还顶嘴。”


  明诚捂着脑袋瘪嘴,“大哥,今天可是中秋…”


  “那趁他们都不在,我来敬我家阿诚一杯。”


  “大哥,中秋快乐。”


  “中秋快乐。”


  酒杯碰在一起,就仿佛心也紧紧靠在了一起,明楼仰头喝下一杯,突然觉得他们之间,事实上也无需太多言语。他想的那些话语,早在眼神交汇之间吐露了几千回几万回,在明诚晴朗的笑容面前,所有语言都是那样的苍白。


  “中秋快乐!”明台端着月饼跑上来,“云腿月饼!”


  明诚一看,“怎么少了一个?”


  明台反驳:“我没有偷吃!”


  明镜忍笑:“谁说你偷吃了。来,大家都吃吧。”


  明楼瞪明台一眼,明台缩缩脖子,拿过一个月饼喂明镜,“姐姐先吃!”


  “好,我们明台最乖最懂事了!”


  明诚还是忍不住,翻了一个白眼。


  可不是嘛,从小就是明台最懂事,从小就做什么都是我的错。

 

  他抬头看看月亮,月亮安静地悬在夜空中,那么圆,那么亮,如玉如盘,都映在了杯中的酒里。


  月在杯中。


  花在杯中。


  人也都在杯中。


  明家四口,一个不缺。


  是真真正正的中秋团圆。


  “阿诚哥!倒酒!”


  “好。”


  “明台,你不准这么使唤阿诚。”


  “没事的大姐。”


  “怎么没事,大姐,您早就该好好管管这个小兔崽子了!”


  “大姐!大哥抢我红烧肉!”


  “我去再做一份吧?”


  “阿诚你别管他们。”


  “阿诚哥我们来划拳!输了喝酒,赢了可以揪大哥耳朵!”


  “关我什么事??”


————


大家中秋快乐!


 


【楼诚衍生】当他们上演摸头杀



*摸鱼,摸头日常


———


〖杜方〗


  杜见锋一爪子拍在方孟韦脑袋上。


  方孟韦瞪眼:“杜见锋,你打我!?”


  杜见锋,“没…没…”


  方孟韦:“哼!”

 


〖凌李〗


  凌远把李熏然揉进怀里,又去揉那卷卷的可爱头毛。


  李熏然就在凌远怀里蹭啊蹭,突然抬头,“老凌…饿了。”


〖谭赵〗


  赵启平隔着屏幕跟谭宗明视频:“老谭,我想你了。”


  谭宗明伸手摸摸屏幕,“乖,摸摸头。”


  赵启平笑得开心,但又突然想到什么,惊恐摆手,“别别别,发型重要!”


〖蔺靖〗


  蔺晨:“景琰,你就摸我一下头嘛,就一下!”


  萧景琰:“滚!”


〖庄季〗


  庄恕吃饭,季白路过,顺手揉了一把庄恕的脑袋。


  庄恕一秒砖化。


  回头却只看到一个潇洒酷炫的背影。


  庄恕悲愤地扔了筷子,“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?!!”


〖荣霖〗


  荣石从许一霖的头发揉到耳朵,再揉到脸颊。


  许一霖眨眨眼睛:“诶?做什么??”


  荣石:“做你。”


〖黄曲〗


  黄志雄睡觉,一定要死死搂着曲和的腰才行。


  曲和会用手揽着他的脖子,一只手护住他的后脑勺,一只手护住他的后颈。


  然后就是暖入心扉的安全感,彻夜好眠。


〖楼诚〗


  明楼第一次见明诚就揉了他的头,那个时候是下意识地安抚。


  明楼最后一次见明诚也只揉了他的头,因为其他地方,已伤到无处落手。


————

别打我


【蔺靖】镜中花(下二)



*叮!深夜发文!

@我是冯小五 感谢小可爱提供的脑洞!改变了文章的走向…对,就是这么随性,所以你们有什么脑洞都可以私我啦(虽然也不一定全采纳,但有些真的interesting(ಡωಡ))

然后感谢 @神兮兮暗搓搓 的顽强催更,催更是生产的第一原动力(*/ω\*)


————


  萧景琰已经静坐一个时辰了,天色都暗了下来。


  寒风呼啸着从窗户灌进来,带进一两片雪花,又很快融化,只留下一两点微不可察的水痕。  


  那碗药已经凉透了。


  那是蔺晨千辛万苦找到药引配成的药,亲手熬成,却没有亲自端来。他让平礼送来的。


  这一刻终究还是来了,萧景琰从前觉得自己或许会失落,会懊丧,甚至愤怒。可当这一瞬间真得来临,他居然没有任何复杂的情绪,他只感到害怕。


  自从失去林殊,坐上龙椅之后,他再没有过这种名为“害怕”的情绪了。


  “父皇,父君亲手熬的!”平礼像献宝一样,兀自开心得笑。


  萧景琰压抑着情绪,淡淡几句话将平礼打发走了。接着他就盯着那碗药,脑海里回放着和蔺晨在一起度过的为数不多的时光,而大多数时光,都是两看无言。


  “陛下,药凉了。”高公公忍不住出声提醒,“其实…陛下不想喝,倒掉就罢。”


  是呀,倒掉就罢,自己是皇帝,谁还能逼自己呢?萧景琰扬起一个嘲讽的笑容。


  却端起药碗,一饮而尽。


  是在害怕什么呢?本来就只是这样了,还有什么好怕的,萧景琰感受着身体里渐渐升腾起的灼热,脑海逐渐混沌。


  宫人将他扶到床上,降下内里三层明黄纱帘,退到外厅。


  于是之后便安静地仿佛只剩下萧景琰一个人的喘息声。


  后颈处的温度不断上升,引起一阵阵难以忍受的灼热刺痛,身体里似乎骤然烧起熊熊大火,在体内呼啸翻涌。


  他开始辗转,痛苦的时候,下意识开始呼唤蔺晨。


  “蔺晨…”


  他会来救我。


  他每次都会来。用他温柔的手掌安抚,用他明亮的眼眸凝视。


  “蔺…晨…”火欲烧欲烈,肌肤似乎都已经片片脱落,烧成灰烬。


  没有人来。


  萧景琰突然明白了自己是在害怕什么。


  他怕那双星眸,再不会看向自己。

 

  他牵起被角,衔在口里,咬牙逼迫自己不再出声。他知道,那个人不会来了,再不会来。


  标记一旦解除,风筝就能自由地飞了,不是么?


  泪水悄悄滑落,萧景琰逐渐昏迷过去。


  当他再醒来时,已是日上三竿,白阳飞雪。


  他感到两根手指正搭在他的右手手腕上,似乎在把脉。


  温热的指腹贴在他手腕上的皮肤,传递着丝丝暖意。


  萧景琰心下一跳,慌忙坐起来,一把掀开床帷,白衫人正抬眼瞪他。


  “别动!大夫正把着脉呢!”


  蔺晨不曾跟萧景琰这样鲜活的讲过话。萧景琰记得,他从前只在苏先生在的时候,看过他这副摸样。


  所以他顿时手足无措起来,被蔺晨那样含笑假怒地看着,他一时又是脸红又是心慌,说不出一句话。


  蔺晨无奈,一把把他按回床上,“恭喜陛下,标记解除了。”


  “嗯?”


  “在下说,标记解除了。所以陛下是不是应该对我表达一下感谢?”


  “你,你想要什么感谢…”


  “以身相许。”


  萧景琰仿佛听到惊雷在耳边炸裂,他瞪着眼看蔺晨,不知道这人到底想做什么。但他知道,这样的蔺晨,他无力招架。


  蔺晨微微一笑,站起来作揖道,“在下姓蔺,名晨,琅琊少阁主,今日有幸,结识殿下。”


  萧景琰一惊,忽忆起他们当年初见时,不过是在苏宅的匆匆一眼。


  那是梅长苏在靖王府外站了几个时辰的第二天,蔺晨迎头碰上风风火火的靖王殿下,直把人从头看到脚,然后鼻子里飘出一声冷哼,甩袖而去。


  “蔺先生,”萧景琰突然明白蔺晨在做什么,他眼里忍不住隐着水光,雾蒙蒙一片。


  “本王名讳,萧景琰,为梁帝第七子,今日得遇先生,三生有幸。”


  重新来过,会不会好很多?


————


彩蛋


  “陛下若愿以身相许,那我就勉强答应吧!”


  “朕不愿意!”


  “好吧…不愿意的话,在下只能自己以身相许了…”


  “谁要你以身相许?你把手拿开!”


————


Dear 凯凯,为什么被一只企鹅看上了你要这么开心呀??哼!

大家好,我又来混更了
最爱p4 p6无疑
评论里是b站链接,卑微的抱住自己.jpg         ʘᴗʘ

————
我来划重点
p4第三格!!看眼神!!
唔本人已被苏死

My brother is gay and that's ok

明台:我的哥哥们是gay,但我觉得没毛病…😂😂

这首歌太厉害,立个flag要剪这个,剪完删

【楼诚衍生】天气转凉,大家注意保暖!



*郁闷的表示本竹叶已感冒😷…


————


〖凌李〗


  凌远前两天就已经从箱子里扒拉出了秋天的衣裳,全部洗了一遍之后,整整齐齐挂进了衣柜里。


  “熏然等等!”他把只穿了一件衬衫就想往外跑的人叫住,“来,把外套穿上。”


  李熏然脚步顿住,回头讪讪一笑,浑身都写着拒绝,“那个…老凌,我不冷…”


  凌远走过去,不由分说把李熏然圈在怀里强行套上了外套,李熏然全程抵抗然而抵抗无效。


  “外面风大,还落雨,你要是真感冒了我又得心疼。”


  “好吧,听你的…”李熏然认怂。


  “那当然,不听我的听谁的?”凌远示威。


  “Emm…听…凌院长的!”


  李熏然心里暖烘烘的,他把头抵在凌远怀里磨蹭,凌远很喜欢。


  “等过两天再冷些,我去买几条秋衣秋裤。”


  “啊????”李熏然终于舍得抬头,脸上却写了一万个不乐意,仿佛世界末日就要来了。


  “不是吧老凌?我不穿秋裤!不穿!!”


〖杜方〗


  杜见锋感冒了。


  赖在床上不起来,非得要方孟韦一勺一勺给他喂药。


  “你又不是没有手…”


  杜见锋将两只手背在身后,作惊讶状:“孟韦!我真的没有手了!”


  方孟韦无语,这人真是无赖。


  杜见锋见方孟韦半天不动,蔫儿坏道,“老子又不是让你用嘴喂我,你老实说,是不是想歪了?”


  “我…”方孟韦脸一红,生气要走,“我不管了!反正药就在这里,你爱喝不喝!”

 

  “咳咳咳咳咳咳!!”杜见锋突然咳得撕心裂肺。


  方孟韦一秒顿住。


  …得了,还能怎么办?


  认栽咯。


  “来,我喂你,张嘴。”方孟韦黑着脸端起药碗。


  杜见锋得了便宜当然要卖乖,“孟韦,你真好。”


  至于最后为什么还是用嘴喂了,我就不知道了…


〖谭赵〗


  “这天气,真是说变就变,冷死我了!”


  赵启平一回家就疯狂吐槽,“谭宗明,你今天…”一句话没说完整,就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,“阿…阿丘!!”


  谭宗明赶紧过来给了一个熊抱,“感冒了?看你这一身的凉气,来,抱一会儿,抱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
  “老谭…”赵启平顺藤摸瓜,把手环到谭宗明脖子上,然后顺着衣领贴进去:“凉不凉?”


  谭宗明哆嗦了一下,“还真是凉。”


  这样下去真感冒了怎么办?


  谭宗明又一个哆嗦,迅速把人拎到浴室里去泡热水澡了。


  “干嘛??”


  “鸳鸯浴!!”


〖蔺靖〗


  萧景琰和蔺晨缩在同一件大氅里瑟瑟发抖。


  萧景琰抱怨:“先生说是带我出来游玩,结果就是淋了一场秋雨,现在还得在山洞里过夜…”


  蔺晨死鸭子嘴硬,“我就是想带你体验一把淋雨的感觉,还有睡山洞的感觉,怎么样?没睡过山洞吧?”


  萧景琰惊讶到瞪眼:从未见过如此……之人…


  “蔺晨,你靠我近一点,冷。”


  “噢。”


  蔺晨一把抱住萧景琰,两个人瞬间贴得密不透风。


  萧景琰再次惊讶到瞪眼,“先…先生…”


  “嘘…别吵…睡觉呢。”


  “……噢…”


〖楼诚〗


  “一场秋雨一场寒…”


  烟雨蒙蒙,明楼端一杯咖啡,立在窗前听雨。


  雨从天而降,打在树叶上,顺着枝桠往下流,流到树下…


  明楼疑惑,树下竟站着一个小孩,撑着一把黑伞。


  明楼推开窗,小孩听到动静,仰头看到了他。


  伞因为仰头的动作不再能遮蔽雨水,于是雨点密密麻麻落在阿诚的脸上。可是他看到了明楼,所以眼里骤然一片光亮,笑容明朗。


  那天的场景,明楼至今也无法忘怀。


  他接过明诚递过来的茶水,怀念。


  “还记得那年秋天么?那天下雨,你来送伞,当时就是在这棵树下面,站着等桂姨。”


  明诚弯唇,他替明楼披上西装外套,点头微笑道:“当然记得。”


  从未忘却。


————


感觉写着写着写跑题了?😂


呜呜我司不招人,我好伤心,所以我来BFSH了

踩点练习,看楼诚花式挨打......

【楼诚】秋月凉(番外)



*大家好,我给大家表演一个deadline上疯狂跳舞,事情越多反而越想摸鱼是怎么回事…打脑壳…


————


  明诚去见了金老师。


  女孩子长得周正,人也温柔,她看明诚儒雅,很是欢喜。


  女孩挽着明诚,走在落叶纷飞的秋季里,她很开心,却又有些难过。


  “阿诚哥,我知道你心里有别人。”


  明诚吃惊,脸上却只微微一笑,“你看出来了。”


  “嗯!所以我们只能做朋友了。”女孩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随即又收了回去,“我…在你身上看到了蓝色,蓝色代表悲伤,是那个人不喜欢你么?”


  “嗯。”明诚想了半晌才轻轻回答,“大概不喜欢…我不清楚。”


  “我帮你。”女孩调皮的眨眨眼睛,“我最擅长这个。”


  明楼站在二楼窗口等待。他有些焦急,却不明白焦急到底从何而来。阿诚明明只是去相亲,又不是出任务,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紧张?


  直到两个人影缓缓进去视野,明楼才感到稍微平静了一点。可当看清了那个女孩是如何亲昵地靠在明诚怀里,他心里骤然升腾起一片怒火。


  女孩钻进了明诚的风衣里,让明诚搂着自己的腰,“你别这么僵硬啦,待会儿有好戏看!”


  明诚的手虚环在女孩腰上,保持一段距离。他低头,“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胡闹,他肯定无所谓的…”


  但还是想小小的试探一次…就一次。


  明楼看到那个女孩仰起头说着话,近得几乎要亲上明诚的脸,他猛地攥紧拳头。


  “胡闹!”


  可随即他便愣住了,阿诚本来就是去相亲的呀…自己有什么可生气的?


  明诚回到家,没有人。


  大哥的书房紧紧关着,门被从里面锁住了。他敲了两下,明楼没开门,只闷闷说了一句,“去做饭。”


  明诚应了一声,又怔忪了一会儿。大哥没生气,没发火,甚至人都懒得出来,这个反应,应该是真得不在意吧…


  这不是早就知道的事实么?自己偏要再撞一次。


  明诚苦笑,整理一下情绪准备去厨房。


  门却唰得一下开了,明楼没想到明诚还在门口,差点跟人面对面撞在一起。


  他皱着眉头:“你跟那个金老师怎么样?”


  “还好。”


  “还好?我看是很好吧?大街上就搂搂抱抱,成何体统?看来我是在这方面少教育你了!”


  被骂了…


  明诚惊喜地抬头看明楼,大哥的表情,愤怒中居然还透着几丝委屈。


  “大哥,我…”


  “别说了!”明楼开始指点江山,“去给我做红烧肉!还有草头圈子!然后给我送到书房里来!”


  到书房里来!哄我!


  明楼脑子又是一顿,自己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想法?他突然想到那天聂小程对他说的话,阿诚…喜欢他…是爱情…


  他的心又飞速跳动起来,一如那天听到这句话时。


  他回头,看到明诚低着头在那里傻乐,更加生气,“你还敢笑?去做饭!”


  “诶,马上去!”明诚溜得飞快。


 


————


  大哥离彻底“醒悟”还有一段距离,但是阿诚哥确定大哥心里有他就不会放弃啦!怀挺!!


————